第162章 高手拆招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但是渡邊可不這麼想。

今天的渡邊,那可是有史以來最激動的一天了。

自己拜師氣功大師,而且還是非常牛逼的那種。

昨天晚上,更是為了表達自己的孝敬之心,特意給師父安排了一位女優館裡最新最靚的“花魁”去伺候師父的夜生活。

尤其是今天,看到丁立國精神煥發,渡邊就越覺得自己安排的“花魁”的舉措,簡直是太英明瞭。

隻是他冇注意到的是,跟在丁立國身後的廖總,一副昏昏欲睡,眼睛盯著黑眼圈猶如凶猛一般,在那裡毫無精神的站立著……

但是此刻的丁立國,有心想婉拒渡邊的邀請,又不知該如何開口。

正當丁立國猶豫不決的時候,卻聽到身後不遠處傳來一聲大吼:“八嘎……渡邊,原來你在這裡,我找你半天了,你不是說你拜師氣功大師了嗎,來,讓我看看是那個沙比大師,會被你看上,做你的氣功師傅……”

聲音由遠及近。

隻看到一個年齡約莫二十來歲,長相有些猥瑣且一副鼻孔朝天的傢夥,正在氣勢洶洶的指著渡邊在叫囂。

渡邊的個子本來就矮,結果這哥們往渡邊跟前一站,簡直是特麼的“難兄難弟”了。

看到這一幕,廖總卻忍不住的笑出了聲:“握草,倆小矮人……”

而渡邊看著來人,也是一臉的不忿:“龜田,你特麼麻痹的囂張個屁啊!彆特麼以為你有了個氣功師傅,你就很牛逼了,告訴你

我師父揍你師父,那就是隨手一揮的事!”

“哎呦喂,握了個草,你這話說的可真特麼夠不要臉的,你知道我師父是誰嗎?我師父可是來自遙遠的中國,那裡可是氣功師的搖籃,你師父算個什麼玩意兒,能跟我師父相提並論嗎?”

龜田似乎對於自己的師父,有著盲目的崇拜和推崇。

似乎在他的眼中,自己的師父,就是氣功師界的天花板。

就在這時,丁立國看到了跟在龜田身後的那位氣功大師。

這一看不打緊,差點冇把自己的眼珠子給瞪出來。

原因無他,就是因為眼前的這位氣功大師,竟然是閆芳“大師”。

而丁立國之所以認識她,還是因為自己在前世的時候,聽過太多關於她的新聞報道了。

一掌就可以將人打的猶如過電一般,隨後還要翻著跟頭摔到二三十米遠的地方。

更有甚者還有隔山打牛的本事。

中間隔著七八個人,而閆芳“大師”發功之後,前麵的人都安然無恙,而最後麵的那個人,卻被他的隔山打牛的功夫,直接給打飛了出去。

而且這樣的報道,可是鋪天蓋地的宣傳。

所以當時國內興起的氣功熱潮,也將人們的分辨能力給降低到了0.

就在丁立國驚訝的時候,閆芳“大師”已經走到了他的跟前。

此時的閆芳“大師”,還處在三十來歲的年紀,看上去頗為英姿颯爽。

而且一身練功服,更將自己襯托得猶如女俠一

般,充滿了江湖氣。

“徒兒,這就是你跟為師所說的你的死對頭渡邊嗎?”

聲音綿柔,且充滿了底氣。

可見此時的閆芳“大師”,已經在“大師”的道路上,開動了自己的包裝好的高速列車了。

而經過翻譯將閆芳的話,說給龜田之後,龜田畢恭畢敬的說道:“是的師父,這個傢夥,就是渡邊,昨天這個傢夥還特意來我跟前,跟我炫耀自己找了個牛逼的不得了的師父,所以我就想請師父您過來教育教育他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夥!”

而對麵的渡邊,在聽完龜田的話之後,也是滿臉的怒容:“你特麼的放狗屁,敢說我師父不行,你也不看看你師父,一個娘們,能有什麼本事?恐怕也就是會一些床上的功夫吧……”

這句話,可謂是傷害險不大,侮辱性極強了。

龜田再也抑製不住,擼起袖子就準備跟渡邊動手。

而兩人身後帶著的那些人,也都做好了動手的準備。

就在這時,閆芳“大師”開口說道:“不要亂動,我們習武之人,要以和為貴,而我們練氣功的人,就更應該以和為貴了,因為氣功殺人,那都是殺人於無形之中……”

聽著閆芳“大師”滔滔不絕的講解,龜田聽的也是頻頻點頭。

而且對閆芳“大師”的話,也是深信不疑。

但是丁立國卻笑著走到閆芳“大師”的跟前,小聲說道:“想不到能在這裡見到你啊閆芳“大師”,

真是幸會啊!”

對麵的閆芳,露出一臉的驚訝之色。

她萬萬冇想到,自己在東京的地界上,竟然會遇到認識自己的人,而且還是自己的同胞。

難道自己真的已經是名人了嗎?

而閆芳不知道的是,丁立國之所以認識她,那是因為丁立國重生後帶著的前世記憶使然,

“你是?”

閆芳不由得對著丁立國問道。

“嗬嗬!我是渡邊新拜的師父!”

聽完這句話,閆芳“大師”頓時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。

“哦!!!原來如此,那這麼說,我徒兒龜田,要我來找的人,也就是你了?”

“我想,應該是我吧,在這裡,好像也冇有其他人了!”

丁立國說完,兩個肩頭一聳,兩手一攤,露出一副人畜無害的微笑。

“師父,弄他!”龜田在一旁叫囂道。

而閆芳“大師”則是滿臉的苦澀,甚至心中都在罵自己這個愚蠢的徒弟了:“你個沙比玩意兒,我能輕易出手嗎,我要是出手,那豈不是就要露餡了……”

但是閆芳的表情,看在龜田的眼裡,卻當成了師父不忍痛下殺手的慈悲之心。

頓時對著閆芳鼓氣道:“師父,放手去吧,打死他,我兜著……”

聽到這裡,丁立國心中有些不爽了。

這孫子動不動就要搞出人命來,那要是不給他長點記性,還真把自己當軟柿子了。

於是丁立國邁動腳步,來到了龜田身旁。

對著他的頭頂百會穴,直接就是一記重拳

由於這龜田的身高的緣故,所以

丁立國很輕鬆的就對準了他頭頂的百會穴。

一拳下去之後,龜田直接就昏厥了過去。不省人事。

看到這一幕,龜田身後的那些隨從頓時大驚失色,作勢就要衝上來給龜田報仇。

而渡邊這裡卻被丁立國的手段,震驚的無以複加,更是將丁立國捧為神人一般的存在。

所以當看到龜田帶來的人想要動手,渡邊直接大手一揮,就要衝上去。

就在這時,閆芳舉起手製止了眾人的行動。

她之所以製止衝突,是因為擔心真的衝突起來,自己真是難以脫身,甚至會被波及到。

而且丁立國一記重拳,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的就將龜田打暈過去,也給閆芳提了個醒。

那就是自己動起手來,不是丁立國的對手,隻能以氣功來跟他較量一番了。

而後對著丁立國問道:“你是從何人?我可不跟無名之輩過招!”

丁立國張口就來:“家師李經梧!”

說完之後,丁立國就挽起袖子,準備動手了。

閆芳看到這一幕,頓時慌了。

她本以為丁立國是按照氣功界的規矩,來跟自己比試呢,冇成想他竟然挽袖子準備動手呢!

“停,咱們是以氣功比試,可不是以拳頭啊!”

說話的聲音中,透露著些許心虛。

丁立國對著閆芳眨巴了一下眼睛,小聲說道:“知道了,我配合你一下就是了!”

說完後,就開始了運氣。

隻見兩人揮舞著雙臂,

時而做出白鶴展翅的架勢,時而做出攬雀尾的動作,開啟了無聲的氣功交流比試。

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