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69章 幕後之人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慘叫聲從劍咬之虎的旅館中發出,漢默不知道被多少拳頭和腳打中,乾淨昂貴的西服早已破損不堪,鼻青臉腫,都看不出原來的樣子了。

渾身痛的眼角直抽,漢默簡直不敢相信,他來到這麼一個剛剛崛起,在他眼裡的小魔法公會,居然會被這樣對待。

“你們...你們...這群鄉下來的土鱉,知道我的誰嗎,居然敢這麼對我”漢默厲聲道,隻不過他剛說完,迎接他的就是好幾十隻拳頭,打的他三顆牙齒從口中飛出,還帶著血絲,臉部都感覺要裂了。

“啊啊啊啊,住手啊,不要打了”

漢默從一個高貴有錢的富貴商人,現在直接被打成了落魄乞丐,躺在地上哀嚎,之前他拿出的那張vip金卡,已經不知道被多少人踩過,完全扭曲變形的落在地麵,一看就不能用了。

“真是個蠢蛋,居然敢來我們劍咬之虎撒野,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”

“惹怒了會長就是這個下場,真是不經揍,我纔打了兩拳而已,垃圾,這些有錢人都是冇用的廢物”

“就是,商業公會怎麼可能和我們魔法公會相提並論,一群軟蛋,下次再來,將你活活打死”

一名黑髮女子走出來,居高臨下的看著地上的漢默,冷道:“記住了,這就是來我們劍咬之虎撒野的代價,冇有人可以惹怒王者,知道了嗎,小蟲子”

“你...你們......”漢默氣的都要暈

過去,這女的居然抬腳踩在他的臉上,居然敢如此侮辱他。

女子抬起手,無色的魔力從手中溢位,直接扭曲空間,將怨恨滿滿的漢默收入掌心,然後魔力迅速一轉,空間扭曲盪漾消失不見。

“大小姐,你將這傢夥變到哪裡去了,不會殺了吧”一些人變色道。

“本小姐還冇興趣殺這個卑微的螻蟻,隻不過這傢夥從我們旅館門口丟出去的話,難免有人說閒話,我隨意讓他落到了庫洛卡斯城的某個角落,現在也不知道在哪,可能在某個臭水溝吧”

“真不愧是大小姐,魔法用的出神入化”

劍咬之虎會長傑曼看了看,不屑冷哼一聲,轉身就走入了房間,在他眼裡,漢默就是個不起眼的小蟲子,根本不值得他重視。

在這件旅館的外麵,一個窗戶外,伽吉魯拿著高效偵查魔導望眼鏡,將裡麵發生的所有事情都看在眼裡。

“嘰嘻,姬玄大人讓我暗中跟蹤那個狐狸,果然有事情發生,居然這麼有意思”伽吉魯幸災樂禍的一笑,然後身影一閃下瞬間離開這裡,朝著花宮跑去。

不久後,伽吉魯拿著通行證穿過層層菲奧雷國護衛進入花宮,來到姬玄的住處,將跟蹤漢默看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說出。

姬玄坐在陽台上欣賞月色,閉著眼抿著手中的酒杯,一邊聽著伽吉魯口中的話,一邊享受著口中美酒之滋。

半晌後,姬玄睜開雙眼,湛藍色的眼瞳

比夜空中的星星還要閃亮。

“果然和我猜測的一樣,商人就是商人,隻會用這些下三濫的手段處理問題,居然想要去賄賂劍咬之虎,恐怕他自己都冇想到他的這個舉動有多麼愚蠢”

伽吉魯笑道:“的確是蠢的可以,我還用影像魔水晶將他被揍的畫麵記錄了下來,可惜他和劍咬之虎會長的談話是在另外一邊,地理位置很不好接近,否則一切就完美了”

“不用在意,我隻是想要看看這個漢默到底想要乾什麼而已,現在看來,他僅此而已,根本不值得關注”姬玄繼續喝著酒道。

“姬玄大人,那要不要我下令逮捕他,按照規定,大魔鬥演武是不允許出現這種賄賂行為的”伽吉魯說道。

“暫時不急著逮捕,傳我話給艾露莎和卡蓮,讓他們帶隊去白色磁鳥商業公會和其下屬的六個公會,等大魔鬥演武一結束,他商業公會的所有財產我都要獲得”姬玄臉上泛著戲虐的笑容,既然對方敢將主意打到他的身上,那麼他自然也不會留情。

大善良的好人,姬玄可從來不認為他是。

“商人,愚蠢,隻會用錢來看問題,卻不知道這個世上比錢重要的東西實在太多了,對於一個魔法公會來說,強大的魔導士和名氣,遠比金錢來的重要,他恐怕一輩子都不會知道的”姬玄諷刺道。

.........

的確,漢默這輩子都不會知道那些真正強大的魔法公

會,為什麼根本就不在乎他的錢財。

而且他現在也冇心情想這個問題,被劍咬之虎那個女人魔法收入下,回過神來後他已經出現在了庫洛卡斯城的一條河流上方,出來後直接自由落體墜河,等他花費九牛二虎之力從河中爬出來時,那個樣子簡直不忍直視。

“媽媽,你看,河中出現了一個好醜的乞丐”

“花花不要看,這種乞丐身上都帶著病菌,為了錢什麼事都做得出,我們還是快點回家”

漢默看著對麵一對母女,差點一口血飆出,強忍住想要殺人的**,趕快朝著自己的住處跑去。

“劍咬之虎,劍咬之虎,這筆賬我漢默一定要和你們算,一定,我要讓你們公會永遠消失”回到住處後,漢默想起自己在劍咬之虎受到的屈辱,心中的憤怒簡直要焚燒掉他的理智,恨不得用錢砸死這群公會的所有成員。

淡淡的魔力光澤在對麵桌上的魔水晶中發出,漢默臉色變了變,深呼吸幾下,暫時平複心中那翻江倒海的憤恨,走到魔水晶麵前。

“我是漢默,有什麼事情?”

魔水晶發出聲音:“事情辦的怎麼樣,那個小鬼有冇有和你打賭”

聽到打賭二字,漢默差點失控的將魔水晶丟出窗外,要不是因為和姬玄打賭,他就不會去劍咬之虎,不去劍咬之虎,他就不會受到這樣一生都抹不去的屈辱。

反覆深呼吸幾下,漢默壓抑著聲音道:“一切順利

我和那個小鬼打好了賭,隻不過賭注被那個小鬼改了,換成了非常高昂的代價,一旦輸了的話,我的商業公會會全部失去”

“是嗎,不要緊,不要將目光侷限在區區商業公會上麵,我們要的不旦是錢,還要無上的權力,隻要獲得那個東西的製作方法,我們總有一天會捲土重來,將如今的魔法評議院摧毀”

“哼,你說的容易,損失的又不是你辛辛苦苦建造的商業公會,老傢夥,先不論我能不能賭贏,你確定那幫傢夥的實力有那麼強,而且可以成為我們手中的利刃嗎”漢默不爽道。

“放心,一切都在我的計劃之中,我早就全部計劃好了,你難道還不相信我嗎”魔水晶中傳來笑聲。

聞言,漢默沉默幾秒鐘,然後歎氣一聲,道:“好吧,我還是暫且信你,誰讓你是前任的魔法評議院議長了”

“不過先說好,如果我們的計劃一切順利,到時候我一定要成為一名評議員,而且你要幫助我拿下其餘的幾個商業公會”

“放心,我們合作這麼久,我不會食言的,不過前提是你要贏得這次和那個小鬼的賭”

漢默臉上湧現一抹戾色,道:“我就是不擇手段,都一定會打贏”

劍咬之虎那群混蛋,就是你不說我都要找他們的麻煩,漢默這次是真的將劍咬之虎給恨上了,發誓要讓今夜打他的人全都死亡。

.........

魔水晶中的另外一邊,

這裡是菲奧雷國之外的一處小國境內,一個山野中的豪華彆墅中,一個身體肥胖如豬的老者坐在桌前,他就是魔法評議院前任議長,庫洛弗多·西姆。

“就這樣了,你一定要打賭贏才行”說下最後一句,庫洛弗多·西姆就停止了通話。

白髮蒼蒼的麵孔,庫洛弗多·西姆此時露出如狡猾狐狸一般的麵色,過去在評議院中那副平易近人的樣子,完全就是他的偽裝。

自從魔法評議院被迫解散,失去了議長之位,失去了那無上的權力後,天知道他有多麼氣憤,這簡直比殺了他還要讓他難受。

“魔法評議院,真是讓人氣憤啊,既然不能在老夫的掌控下,那麼我也隻能將你摧毀,然後再重新坐上評議院議長的寶座了”庫洛弗多·西姆陰笑,抬手摸著桌上的一柄火箭筒式的槍炮。

這居然是一個手動式的轉化加農炮,庫洛弗多·西姆居然會有如今魔法評議院的核心武器!

“那個該死的小鬼,當初我就看出他不是省油的燈,居然揹著我研究了這種可怕的武器,那些聯盟國家的人也真是冇用,那麼多人數的軍隊都被那個小鬼一人擊敗,最後還得老夫我來出手”

庫洛弗多·西姆拿出另外一個魔水晶,輸入魔力連通另外一邊,不久後,聲音從裡麵傳來。

“這裡是冥府之門,前議長閣下,有何貴乾”

,

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